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乌龟中的巨无霸,移动的堡垒!

乌龟一箩筐 2020-01-12 08:44:56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加拉帕戈斯群岛,意为“龟之岛”。岛上生活着数以万计的巨型陆龟,它们是陆地上现存最大的龟类,也是物种日历今天的主角——加拉帕戈斯陆龟,也叫加拉帕戈斯象龟。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认为“龟之岛”上生存的所有陆龟均为加拉帕戈斯陆龟,只是属于不同亚种;可是近几十年的分子研究显示,长期的地理隔离导致不同分布地的陆龟间难以进行基因交流,它们不仅在形态上出现明显差异,在食物选择和行为上也出现了分化,遗传差异已经达到了种的水平。


所以,我们通常所说的加拉帕戈斯陆龟其实是一个“复合种”。

据爬行动物数据库统计,加拉帕戈斯陆龟复合种现包含了来自9个岛屿的14个物种。通过背甲形态上的差异主要可分为两大类,圆背型和鞍背型。


圆背型的陆龟种类主要生活于水草丰美、气候湿润、海拔800米以上的大岛屿,取食地面上的各种植物。它们背甲圆润,体型敦实,成年雄性背甲长约1.5米,体重可达400千克以上。

而鞍背型陆龟所生活的岛屿通常是海拔不超过500米的小岛,栖息环境相对干旱,多石砾及仙人掌科植物。它们的体型也相对偏瘦,背甲前缘向上隆起,形成似马鞍样的形状,这种特殊形状的背甲给予脖子更大的活动空间,能取食到更高处的植被,如仙人掌及小灌木等,在干旱的季节可以有更广泛的食物选择。


2012年6月24日清晨,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管理员Fausto Llerena先生如同往日一样去看望他的老伙计“乔治”。此时的乔治四肢瘫在壳外,头颈探向它平时最爱的水坑的方向,双眼紧闭如同睡着了一样,只可惜这次它是永远地睡去了。孤独了将近一个世纪的“乔治”,终于还是孤独地离去,只留下人们一片唏嘘。


“孤独的乔治”大概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一只陆龟,自发现以来就被人冠以“世界上最孤独的动物”之名,它是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中已知的最后一只个体,它的逝去宣告了一个物种的灭绝。可就在几百年前,平塔岛上还生存着成百上千的巨型陆龟,是什么使得它们如此快速的消亡呢?嗯,没错,是人类干的好事……

1876年,英国皇家海军指挥官William Cookson将三只来自加拉帕戈斯群岛的雄性陆龟运回英国。不久之后,就职于大英博物馆的著名动物学家Albert Günther先生得到了这三具远渡重洋而来的珍贵标本,其中一只标记产地为阿宾登岛的标本引起了他的注意,夸张的鞍背型背甲,且背甲最高点位于第二椎盾这一特征明显区别于当时已知的任何一种。1877年,这种陆龟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Testudo abingdonii,种名来源于它的采集地阿宾登岛,而阿宾登岛即为平塔岛的旧称。


然而此时,平塔岛上的成年陆龟几乎已经被捕杀殆尽,而祸因则要追溯至17世纪。在过去的几百年中,加拉帕戈斯群岛一直被海盗、商业捕鲸船、军舰视为天然的“蛋白质补给站”。

达尔文所乘坐的小猎犬号在从加拉帕戈斯群岛离开时,甲板上也堆满了超过30只成年陆龟。这些陆龟可以不吃不喝存活数月之久,对于需要在大洋上漂泊数月之久的船只来说这简直是完美的肉食来源。据估算,在最近几百年中,加拉帕戈斯群岛有超过20万只陆龟被祭“五脏庙”。


人类带来的灾祸还不止于此,跟随人们脚步来到岛上的褐家鼠大肆挖掘龟卵,啃食新生幼龟。到了20世纪中期,人们在平塔岛上已经见不到一只活的陆龟了。直到1971年,一位匈牙利软体动物学家József Vágvölgyi在岛上意外地发现了乔治,此时平塔岛上的植被已经几乎被外来的山羊啃食殆尽,人们遂将乔治转移到位于圣克鲁斯岛上的达尔文研究站进行后续的保育研究。

据估算,当时乔治大约60岁左右,在它们族群中应该正值壮年,人们满心期待地尝试让乔治与其他近缘种的雌性交配,但结果均以失败告终。直到2008年,年近百岁的乔治终于成功与一只雌性贝氏加拉帕戈斯陆龟完成了交配,但可惜的是这批卵健康状况不佳,13枚卵均未能完成孵化。

随着乔治的离去,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等级也随之变为了黑色的“灭绝”,不过,故事还没有结束。

在过去的几百年中,海盗和捕鲸船经常会将捕获自不同岛屿的陆龟集中放置于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伊莎贝拉岛。如今,伊莎贝拉岛上的沃尔夫火山地区存在着许多不同种类陆龟的杂交后代。


2007年在对该岛部分陆龟的微卫星分析中发现,有一只成年雄龟为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的一代杂交后代,也就是说在伊莎贝拉岛上可能还存活有一只纯种的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随后,来自耶鲁大学的研究团队进行了更为详细全面的调查,一共识别出17只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的一代杂交后代。人们计划着对该岛2000余只陆龟进行一次基因普查,以找到那一只来自平塔岛的独苗,并对已识别出的杂交后代尝试进行选择性繁殖,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将最像它们祖先的后代重新迁回故土。

今天,加拉帕戈斯群岛被冠以“生物演化宝库”之名吸引着八方来客,岛上的陆龟再也不会担心有一天会沦落为人类的午餐。平塔岛上的山羊消灭光了,植被也重新茂盛了起来。回来的究竟是不是纯种的平塔岛加拉帕戈斯陆龟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它们能在这里继续体现它们的生态价值,继续守望下一个100年。

本号长期更新各种奇闻趣事,欢迎关注订阅。

温馨提示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