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在四大做审计除了数猪,数王八,还数过啥?

直通四大 2019-11-27 15:42:48

曾以为,四大的auditor就是逼格无处不在的高,圈子都是大老板CEO,周游世界,出差旅游,住五星酒店,吃世界各地的美食...



但是当我走进猪圈的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进了假四大... (因为深圳曾经有个高盛金融投资公司,公司英文名称Goldman Sachs (Shenzhen) Financial Leasing Co.)



做了资产盘点之后,我瞬间怀疑自己进了假四大....


盘点过艾滋病病毒,埃博拉病毒,梅毒病毒等的阳血清,盘点前还蛮兴奋的,能看看医疗行业高精尖。后来不知不觉进了红区,看见这些病毒就乱七八糟的放在冰箱里.....


当然我要着重讲讲当年数太平湖里的王八哪家强?请到四大找审计……


1

KPMG


第一步

KPMG 会找到罗天瑞,让他出个报告,说明湖里的王八数量,还要在报告上签字盖章。


第二步

KPMG 会 Book 二十个同事,跳到水里,把湖底的垃圾清理一遍,顺便把湖里的王八都捞上来,以证明王八的存在性和完整性,同时与罗老板的报告对比,不一样的,出调整。


第三步

KPMG 会仔细检查每一个王八,看上面是不是有"太平湖饲"的印章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同时给卢湾分局发询证函,看这些王八有没有户口。如果没有户口,则考虑执行替代程序,向上海动物园发询证函,看这些王八是不是本地的。


第四步

KPMG 需要对罗老板的报告里面的王八分类进行审计,看有没有区别大小王八,有没有披露王八的性别,还有要查清楚这些王八当中有没有罗老板家的,有就需要披露它们的数量和所作所为,把了解到的写到关联交易和余额里面。


第五步

需要拿到罗老板和他律师的声明,说这些王八都是太平湖的,公司管理层会去玉佛寺求签保佑它们长命百岁。等 KPMG 把这些东西都做好了,就可以出报告了。当然,按照这种方法,是没法对于死掉腐烂的王八和没有孵化出来的王八蛋发表意见的,就是说对于期初余额和期后事项只好保留。


整套审计的预算大约需要 800万人民币。嗯,是的。



2

PWC

接下来是有中国特色的审计方法,被广大上市公司所采用,代表公司是中天勤和安达信, PwC 目前是这种方法的最大实践者,就以 PwC 来做例子吧。


第一步

PwC 会 Book 两个同事,最好一个是交大电力系毕业的,一个是水产学校毕业的,你说没有水产学校毕业的?不可能,PwC 这么多同事,有大学凭的,就肯定有水产毕业的!让电力系毕业的同事计算一下,电死太平湖里的所有生物需要多高的电压,同时负责铺设电缆。水产学校毕业的同事到劳力市场上找两个民工,负责通电后把水里的王八都捞上来。


第二步

数王八,让罗老板在每个王八上盖章"太平湖饲",并且让罗老板登报宣称,自己家里从来没有养过王八,对王八食物过敏。


第三步

在所有的死王八里,挑几只新鲜的,熬汤吃掉,但要保留骨头,作为期初余额。再买一斤鹌鹑蛋(王八蛋太贵了,节约预算,用鹌鹑蛋代替),作为期后事项。


第四步

根据捞上来的王八和吃掉的王八,还有王八蛋(鹌鹑蛋),编制理想的报告,让罗老板签字。整个审计大约需要两万块,其中两千交电费,一千块负责雇民工买王八蛋,两千块算是工资,五千块请罗老板吃饭,剩下的一万块老板分掉。意见当然是无保留。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的差距,理论要联系实惠,才能有生存的空间。



3

Deloitte

跄跄跄,Deloitte 来到了太平湖,要給养殖王八的罗老板出一份关于太平湖里到底有多少只王八的审计报告……


第一步

德勤会召开一秘密会议,在确认了王八的步行速度不会超过1公里每小时后, 在太平湖周围以湖中心为圆点画出一个直径24公里的圆,并连夜派20名 AI 堵住所有太平湖的出口防止有王八移动的情况。


第二步

电话客户将全部直径低于30公分的王八全部赶入池塘A作为残次冷背,也可在不违背审计独立性的情况下,适当挑出品像较好者作为盘点当日午餐。事后让管理层在餐单上注明为存货盘亏,无法查明原因, 作当年存货损失处理。注,为节省底稿的数量,该盘亏仅在 Tickmark中注明: 我们查看了相关Supporting, No materialerror noted,即可。


第三步

由于考虑到母王八为固定资产,不可记入存货,特邀请动物研究所的王八专家研制性引诱剂,将所有母王八引入池塘 B 中。邀请专家前必须与 Technical Department 进行讨论,并填写依赖专家意见 Checklist。 切记,参加审计的同事不可擅自使用该试剂,否则后果自负。其后,将剩余全部公王八赶入池塘 C 中, 用计算的 Sample 随机捞出,并试验其性别。该过程由男性同事进行以防发生不测情况。


第四步

用干冰或其他设备将湖水冻住防止王八移动,随机切割约一立方米的冰,解冻后点算其中王八的数量。然后通过计算水深,池水面积,计算出王八的总数,并与客户的数字进行比较。 如差异较大,直接将一立方米中的王八数量进行修改,以达到差异小于Threshold 为准。 计算结束后,威逼利诱客户在盘点资料上签字以证明以上计算均为客户自己实施的,Auditor 仅是复核。


进行以上操作后,填写存货盘点报告。 计费用为其他四大平均费用除以二或三即可。操作简便,童叟无欺。



4

EY

第一步

把 KPMG/PWC 的 Engagement In-Charge 挖过来,顺便把罗老板的太平湖也拿过来,许诺 Fee 减半,EIC 提成翻倍。


第二步

把太平湖平均分成12分,用 EY Random ran 出两部分,派两个 SA1 去数这两部分的王八……



这还不算什么,跟同行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数钱:最痛苦的莫过于数钱,几百万几千万摆在你面前,你只能看着客户数,你不能碰......


数螺丝:该公司将螺丝钉也列为存货,计入盘点范围。在陪我数了六个小时,近六万个螺丝螺母后,该公司工程师不堪折磨罢工,会计师体力不支,第二天把这批货当费用处理掉了。


数猪:盘点一大群猪,但是猪又会跑来跑去,不会老老实实呆在那。于是数过的就把猪尾巴打个结......


数疫苗:盛夏时节,客户说你明天请自带羽绒服来盘点,年幼无知的auditor带了个外套就去了,结果就一头栽进4度的冰箱盘点了一个下午,次日保外就医。



数蚯蚓:去过某药厂进行盘点,他们的存货是:地龙......翻译成人话,叫做:蚯蚓......


数牙:有一次盘医疗器械,我分的是夜壶之类的搪瓷器具。某同事分的是牙,没错,就是一颗一颗的牙齿。。。


高危客户:坐矿车2个小时才能下的煤矿矿井,在高度75米且站立面积只有4个平方米的高台,存放地点在年久失修300米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地下防空洞


数“大兴安岭”:一次苗木盘点,园林公司拿出租地合同然后手在我们面前画了个300度的弧线:看!眼前的山都是我的,你们去盘吧!我们抬头一看,大兴安岭差不多。就没然后了。



盘点钻石:客户说,来来来我把那个我们这里最贵的钻戒拿给你盘点,亮瞎了我的卡姿兰大眼睛,是真的亮瞎了,盘点完眼睛就很痛,滴了眼药水才好的...


盘点水产:

问固定资产在哪,在水下。

问在建工程在哪,在水下。

问存货在哪,答:鱼和王八,都在水里。

问13年为何存货少了那么多,答:发大水把鱼和王八冲走了。 

问为什么14年存货又增长了,答:游回来了。


高塔水泥罐:和客户一起高空作业,拿着小锤子敲打水泥罐外壁,通过回音判断水泥槽位,但我恐高啊......


同期进来的同事,有盘过水晶、进过金库、捞过哈根达斯的......



奶牛的奶:还记得当年做某个乳业项目,写给各个audit team的盘点instruction里面特意强调,在盘点奶牛时,注意观察乳房是否饱满......


项目经理对客户说:这个我们是需要一些资料来证明的,不然怎么知道账是对的。客户说:我们真账都不会做,怎么会做假账?!当时项目经理的内心是奔溃的!


“硫酸怎么比账上的要多啊?“”听说浓硫酸会从空气中吸水,是不是啊? ”、“哦,应该是的,吸水变多了。等等,看错了,是比账上的少啊。”、“哦,那应该是挥发了吧……”



这不是我认识的Big 4

但是......



Anyway,任何一个工作都有外表的光鲜和内心的苦逼,四大出身的核心竞争力是很多求职者比不上的,你能想到的牛逼企业都是四大的客户。


如果你做了一家具有行业代表性的企业或者case,大家就找到了一个标杆,收获的技能和成长的速度是难以预期的,毕竟是dream offer。


感谢那些数过王八、猪尾巴的岁月

赶紧睡觉迎接business season...



作为Audit

如果你还数过更奇葩的

欢迎来吐槽


本文来源:DreambigCareer、InternationalIdeal。由直通四大(ID:zhitongsida)整理编辑!欢迎更多读者或媒体投稿合作,如有异议,回复本微信。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