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读·书】灵龟不可侣

语言学微刊 2020-06-26 06:13:24

孙玉文《从对偶句或排比句看古文的若干字义和字音》针对常见古文词语训释中存在的若干误释现象,利用先秦以来已经客观存在的对偶句和排比句的规律,对部分误释作出新的解释,希望纠正对古代作品的若干词义的错误理解和一些字音的误读,加深对对偶句和排比句规律的认识,推进语言和文学结合的研究。本期刊发第七则。


灵龟不可侣


南朝梁江淹《清思》诗五首之五:“至德不可传,灵龟不可侣。草木还根蒂,精灵归妙理。我学杳冥道,谁能测穷已。须待九转成,终会长沙市。”这个“侣”《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四江淹、《江文通集》皆如此作,无异文。


今按:这里“至德不可传,灵龟不可侣”相骈偶,“传”和“侣”相对。“侣”亦当为“似”之讹。这里“侣、理、已、市”相押,除了“侣”字,其余三字均为止韵字,如果“侣”作“似”,则“似”亦为止韵字。


江淹(444-505年)是齐梁时人。《梁书·江淹传》评价江淹“辞藻壮丽,允值其时”。《隋书·文学传》说:“暨永明、天监之际,太和、天保之间,洛阳、江左,文雅尤盛。于时作者,济阳江淹、吴郡沈约、乐安任昉、济阳温子升、河间邢子才、巨鹿魏伯起等,并学穷书圃,思极人文,缛彩郁于云霞,逸响振于金石。英华秀发,波澜浩荡,笔有余力,词无竭源。方诸张、蔡、曹、王,亦各一时之选也。闻其风者,声驰景慕,然彼此好尚,互有异同。江左宫商发越,贵于清绮;河朔词义贞刚,重乎气质。气质则理胜其词,清绮则文过其意;理深者便于时用,文华者宜于咏歌。此其南北词人得失之大较也……梁自大同以后,雅道沦缺,渐乖典则,争驰新巧。”可见江淹韵文中,是很讲究声律的。


江淹的止摄字和遇摄字分别颇严,先看遇摄字。他的鱼韵字为一组,虞模韵字为一组,有分押的趋势。《南北朝诗人用韵考》以为江淹属于鱼虞模合用的类型。现在看来,鱼韵和虞模二韵还是有分为两组的趋势的,鱼韵独立的痕迹还很明显。


鱼韵是一组,《去故乡赋》叶“墟、疏、居”,《丹砂可学赋》叶“居、虚、馀”,都是鱼韵;《张黄门协苦雨》叶“渚、础、序、举、侣、楚、伫”,《丽色赋》叶“女、渚、伫、侣”,《横吹赋》叶“序、吕”,《莲花赋》“女、与、渚、楚、伫”,《齐太祖诔》叶“楚、举、序、渚”,都为语韵字。鱼韵押韵中不乏长篇韵段。虞模韵是一组,《水上女神赋》叶“吴、途、都、姝、无”,是虞模合押;《去故乡赋》叶“暮、渡、顾”,《伤友人赋》叶“度、素、故”,是暮韵自押;《酬刘记室》叶“暮、路、树、度、露、赋、素”,《班婕妤咏扇》叶“素、务、故、树、路”,《伤友人赋》叶“顾、遇”,《灯赋》叶“度、慕、故、赋”,《青苔赋》叶“注、顾、鹜、布、趣、暮”,《山中楚辞》之四叶“树、路、慕、顾”,《齐太祖诔》叶“露、树、数、度”,是遇暮合押。虞模韵押韵中不乏长篇韵段。


有些是两组递用,可以看作换韵,《郊外望秋》叶“芜、蹰、瑜、都、濡、初、居、书”,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看作是鱼虞模合押,但前五字是虞模韵,后三字是鱼韵,可以看作虞模和鱼分押;《齐太祖诔》叶“虞、都、虚、居”,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看作是鱼虞模合押,但前两字是虞模韵,后两字是鱼韵,可以看作虞模和鱼分押;《待罪江南思北归赋》叶“柱、雨、屿、处”,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看作是语麌合押,但前两字是麌韵,后两字是语韵,可以看作麌语分押;《齐太祖诔》叶“序、与、武、组、古”,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看作是语麌姥合押,但前两字是语韵,后三字是麌姥韵,可以看作麌姥和语分押;《待罪江南思北归赋》叶“露、暮、去、语、据”,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看作是御暮合押,但前两字是暮韵,后两字是御韵,可以看作御暮分押。


真正合押的例子是:《倡妇自卑赋》叶“芜、虚、居”,《悼室人》之十叶“无、都、舆、凫、居”,《待罪江南思北归赋》叶“墟、芜、梧、徂、夫”,《丹砂可学赋》叶“都、无、裾、图、模”,是鱼虞合押;《翡翠赋》叶“绪、暑、雨、渚、羽、府”,是语麌合押;《刘琨伤乱》叶“雾、据、鹜、遇、举、故、度、路、树、虑、素、数”,《殷仲文兴瞩》叶“趣、遇、树、素、务、慕、虑”,《赤虹赋》叶“去、树、路、度、固、慕”,是御遇暮合押。这里,两组合押的韵段字数都在三字以上。李荣说:“独用是每次用韵字数越多,意义越大。合用是每次用韵字数越少,意义越大。”(见《庾信诗文用韵研究》,《音韵存稿》,234页)此语符合学理。因此,这些韵段不能作为鱼韵和虞模二韵这两组合用的的证。


再看止摄字。《南北朝诗人用韵考》以为江淹“脂之同用”“微独用”“支佳同用”。支佳相押,说明支韵跟脂之,跟微的音值有不小的区别。这种考察符合实际情况。止摄脂之二韵押韵的韵段极多,但绝不跟遇摄鱼韵相押,根据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统计,脂之入韵18次,其中跟微合押1次,没有跟遇摄押韵的;旨止入韵17次,除了《清思》诗的这1次,其他16次都没有遇摄字;至志入韵9次,其中有个别祭韵、寘韵字,绝没有遇摄字。这里只分析江氏诗文止韵字的入韵情况。他的止韵字或独押,或只跟旨韵合押,除了这里需要讨论的“灵龟不可侣”,其他的韵段例如《奏宣烈之乐歌舞》叶“祀、畤、起、始、履”,《待罪江南思北归赋》叶“止、子”,又叶“履、始、市”,《别赋》叶“矣、里、起”,又叶“士、市、里、视、起、里、死”,《恨赋》叶“已、死”,又叶“里、仕、子、史、已”,又叶“轨、起、里”,《效阮公诗》之十四叶“梓、李、止、涘、始、恃”,《丽色赋》叶“史、止、理、耳”,《去故乡赋》叶“芷、起、市、里”,《泣赋》叶“市、史、子、视、使”,《伤友人赋》叶“史、纪、里、起”,《伤爱子赋》叶“起、子、圮、已”,《齐太祖诔》叶“史、理、轨”,《宋故银青光禄大夫孙夐墓志》叶“史、履、轨”,都跟语韵字没有瓜葛。这既说明江淹押韵时审音精细,又说明他采用的音系中止韵字的音值跟语韵有相当大的距离。


以上的考察可以证明,江淹诗文用韵在审音方面很精细。“侣”字入韵多次,不跟止摄字相押(见上)。江淹传世的所有韵文,止摄、遇摄都分开押韵,只有这一首诗例外。因此这首诗止摄和遇摄相押,遇摄的“侣”如果是“佀”的讹字,则整首诗是止摄止韵字自押,更能看出江氏押韵之精细。


“灵龟不可似”是说,灵龟是没有东西跟它相像的。“似”有“相像,相类,类似”的意思,这是常义。《广雅·释诂三》:“似,类也。”也写作“佀”,《说文》人部:“佀,象也。”《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乙本·道经》:“渊呵佀万物之宗。”《庄子·秋水》:“蛇谓风曰:‘予动吾脊脋而行,则有似也。’”成玄英疏:“似,像也。蛇虽无足而有形像。”这里“似”指形象。如果作“侣”,则动词“侣”一般指结为伙伴,不是指相俦侣。例如《抱朴子·外篇·安贫》:“党援多者,偕惊飚以凌云;交结狭者,侣跛鳖以沈泳。”苏轼《赤壁赋》:“侣鱼虾而友麋鹿。”


因此“灵龟不可侣”的“侣”也当是“似”的讹字。于安澜《汉魏六朝韵谱·齐梁陈隋》“旨止”以为“侣、理、已、市”是止韵和语韵合押,同样未安。这是“旨止”部分跟“侣”相押的仅有的两个例子的第二个例子,如果“侣”是“似(佀)”的讹字,则这里是“旨止”自押,整个齐梁陈隋时期就没有旨止跟“侣”相押的情况了。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孙玉文

编辑:木易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