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从事龟类保育以来的所见所想

爱上养鱼APP 2019-12-02 08:30:24


       龟类,是隐藏在自然界中不被人们关注的一群小精灵。它们是传统文化概念里吉祥、长寿的代名词,也曾经被搬上餐桌,成为饕客口中的山珍野味,时代的变迁也使得它们的处境在不断变换,而多年以来一直没有改变的,是人们的潜意识里仍然没有将它们视作值得守卫的珍宝。对龟类保育状况有所了解的龟友都会发现,部分龟类的生存数量远远少于大熊猫,却得不到应有的保护措施,任其发展,这些美丽的物种将会很快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目前,国内还没建立正规的官方龟类保育机构,而真正投身龟类保育工作的大多是一些爱龟心切的发烧友和研究者。但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眼前:龟友们个人在面临衰退迅速的龟类种群时,努力总是显得那么势单力薄。然而,我们龟友自身的力量远不足以去改变这一现状,龟友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充分发挥自身所能,用救治、繁殖、野放等方式来提高珍惜龟种的生存基数,为龟类的保育留存一线希望。




救治的困难


       从年少时的两只红耳龟苗开始,接触龟类的饲养至今已经有多个年头了,但是引起保育的念头还是在近些年。因为身处广西,接触东南亚和岭南龟种的机会较多,因此我个人对这些品种的了解程度也相对较高。在龟友交流之中,野外捕获的龟通常称为“下山龟”或“出水货”。在广西地区乃至全国各地,市场上售卖的成年缅甸陆龟、锯缘摄龟、地龟、齿缘摄龟、庙龟、四眼斑水龟、平胸龟等品种几乎都是捕自野外的“下山龟”。“下山龟”虽然表示一只龟是漂亮的野生原种,但也暗藏着一个问题——野生龟从捕获、收购、运输到贩售的过程中经历了无数人为的磨难,其体内大多落下了很深的应激症,这在饲养的后期有可能致命。



胡乱堆放的“下山龟”


       从野味市场上救回的龟中,有的带有伤残、有的患有疾病,在变温季节,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龟的重症化或死亡。值得庆幸的是,由于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龟友之间可以方便地互相交流,很多致力于龟类保育的龟友都具备了较好的治疗意识和较高的治疗水平,这使得很多病危的龟得到了挽救。但令人担忧的是,部分龟所患的疾病难以辨认,许多龟友救龟心切,却没能用正确的方法施救,最终以“好心办坏事”的结果收场。



消化功能紊乱的病龟排出的粪便


       以消化系统紊乱为例,很多龟友在治疗病龟时将其与肠炎混淆,在施治时使用了大量的抗生素类药,最终适得其反。事实上,消化道紊乱是龟在经过一系列外界的刺激之后表现出的应激反应,有时还伴有消化道微生物失衡的情况,与消化道炎症有着本质的区别。



治疗后的正常粪便


       消化系统紊乱的龟一般排出水样大便,以棕黑色稀散状为主,病龟通常在摄食积极性上没有明显变化,但长时间不能进入正常生长状态。患有消化道炎症的龟通常排出粘液状大便,常见酱色、深绿色、灰色,其粪便的粘稠度较高,有时出现果冻状物;病龟常常伴有食欲不振、绝食、摄食量少、肢体松弛无力以及明显的脱水症等。



因消化道炎症死亡的缅甸陆龟


       笔者认为,每一位怀有保育之心的龟友都应该不断地充实自己的知识储备,在救治病龟时才能得心应手,以最大的可能留住那些美丽的生灵。



病变的胃部解剖图




饲养理念进步缓慢


       如今的两广,龟类养殖已经逐渐形成了产业链,而选择在家庭环境中饲养龟类的人也越来越多,这就意味着龟类的基数向着更加庞大的方向发展。这原本是一件值得龟类保育者精神振奋的事,但仔细观察,还是不难发现部分饲养者的理念仍旧没有进步,为龟类的保育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部分龟友一心追求“野生原种”的观赏龟,在购买时也倾尽全力地搜寻“野货”。野生龟类自然、古朴的美值得承认且不可复制,但一味追求“野生原种”的行为无疑是加剧了野生龟类资源的消耗。其实,爱龟的人不必执着于对野生的追求,在合理的饲养条件下,人工环境所培育出的龟也具有自己独特的美。




       另一部分龟友虽然已经领悟到了人工环境也能培育出好龟,但在饲养上还是过于刻意的追求“仿野生”或坚持“慢工出细活”的概念。事实上,“仿野生”是最接近原生龟类的生长环境的、值得提倡的,但也是最难掌控的,这导致了部分龟友将“仿野生”饲养建立在了自己对原生龟生长环境的臆想上。而部分从“慢工出细活”观点出发的龟友则过分地约制了龟的饮食,把手中的龟养成了“侏儒龟”。其实,只要饲主对龟的饲养环境作适时、适量的调控,就不难养出漂亮、健康的龟。



家庭环境下交配的缅甸陆龟 (左)

人工孵化的缅甸陆龟苗(右)


       目前,很多龟友已经掌握了培育出龟漂亮外表的方法,但是要知道,龟类在野外的生命轨迹不止是生长,还有繁殖。龟类的保育是由“保”和“育”两方面组成的,只懂得保护现有的而不致力去繁育子代,也是龟类保育的主要阻碍之一。很多龟友把龟类的繁殖看做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其实只需要不到一平方米的面积就能够实现草龟、花龟、黄喉拟水龟等品种的繁殖,设置环境的花费也不过几十到数百元而已。为了龟类的保育,所有的龟友都应该以繁殖为最终目标,树立起繁育子代的理念。


一次野外调查


       2015年11月中旬,笔者为了野放地龟以及调查地龟在原生环境中的冬眠方式而在广西南宁市辖内某山区孤身进行了为期八天的驻扎。这里曾经是鳖类动物、地龟、蝾螈、溪蟹等物种的富产区,而如今,山口处已经被开发成了生态养殖山羊的区域。




       几十年前,这里曾经是父辈进山砍柴、刮松针的地方,小路曾经一直延伸到最高的山脚下,而如今却已荒草丛生。




       再往前走,羊肠小道已经消失,朔溪而上,笔者进入了一个人迹罕至的低山山谷,这里就是地龟在广西的低海拔产区之一。




       地龟的体型小、摄食量少,主要以野果、昆虫为食,因而山里丰富的食物和隐匿之处很容易支撑起地龟的生存所需,地龟在这里曾经繁盛一时。在卫星地图上显示的约600米的距离,笔者的行进却用了近90分钟,但所幸,这里的溪流还是那么清澈,草木依然这般茂盛。



       在这处临近溪流苔藓丛中,笔者发现了一些端倪。拨开苔藓,一只刚刚准备入眠的小家伙出现在笔者眼前。此行的目的在于观察地龟在原生环境下的休眠方式,为人工饲养做参考,笔者不想打扰小家伙的酣眠,盖上原有的苔藓层,观察了周边的环境后起身离去。




       这样的灌木丛下是地龟喜欢的栖身之所,在野外调查时应该着重于此。数米之外,笔者就看到了地龟的身影,欣喜之余忙掏出相机记录这难得的画面。但小家伙一动不动而又裸露在没有遮蔽环境的身影让笔者很是困惑,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忍不住好奇,捧起小东西的身躯,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它已经死了。在如此人迹罕至的溪谷中,它的死亡不会是人为,其完整且尚未失去柔韧性的肢体告诉我,它有可能死于体内的疾病。




       这时我才突然想到,即便大多数的龟友都具备了保育意识,都付出了相应的努力,但考验龟的还有自然的淘汰。


致龟友


       在近几年里,笔者将保育的目光主要放在了岭南品种龟类的身上,在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全国各地的龟友都曾给予我不同程度的帮助,笔者在此对龟友们表示由衷的谢意。眼下,龟类保育的工作依然严峻,在大自然的考验之下,我们对龟类的保护和繁育力度有待加强,在树立正确的保育意识方面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因此,龟友们需要共同努力,为留住这些自然的精灵添砖加瓦。


精彩阅读推荐(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中国休闲渔业的崛起将带来什么?

他拍的昆虫让人欲罢不能!

《巅峰造景》终于面世啦!

水族专业的老师究竟有多不容易?!

把水草造景做到能为国争光是什么体验?

【鱼友故事】系列(1)

为什么水族圈盛产”好爸爸“?

天野 尚:上帝的造景师

【野采探秘】走进皖南黄山及古徽州!

向最长寿的锦鲤和大师学养生之道

最权威三角尾孔雀鱼评分标准(图解版)!

点击原文,可购买杂志和书籍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