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曹妃甸民间故事集——神秘的落潮湾

曹妃甸城市在线 2020-01-14 10:30:55

点击上方"蓝色字"免费订阅,聚焦城市发展,品味城市内涵

曹妃甸新媒体领军品牌

资讯 信息 推广 福利 维权 爆料 求助

20万曹妃甸人都在关注的公众号〖曹妃甸城市在线〗



导 读


“一方水土一方人,寸寸土地无凡尘;先辈辛劳建农场,我辈再造新乾坤;泱泱壮哉曹妃甸,故乡故土与故人!”

 ——洪镇


各位网友看官朋友,自今日起【曹妃甸城市在线】将陆续为您推出数篇咱曹妃甸自己家乡的民间小故事,这些故事或为真实存在、或为传说,非常精彩,定能丰富您的视野,也可让您在茶余饭后多些谈资。

作者简介:李连君,1961年11月生人,职业媒体人,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北方妈祖文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省首批“接地气作家”,荣获2015年河北省“草根小说家”称号,专著《地老天荒》荣获河北省第三届民间文艺奖、图书《海天放歌》执行主编、图书《谈天说海话仙乡》主编、图书《妈祖佑护的村庄》主编。

关于故事希望您能喜欢!如果您那有好的本地民间传说或史事老故事也欢迎您积极与我们交流分享!




原文标题:落潮湾的红鱼姑娘



在曹妃甸区十一农场南部,有-大区域特别有名,这个地方叫落潮湾。

落潮湾

有文人这样写道,“涨潮为海,落潮为湾”。 秋天,落潮湾一人多高、成片的芦苇丛肆意疯长着,方圆百里的芦苇浩浩荡荡地四下漫延开去。金黄的苇杆晕染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绯红,风吹过芦花,可以闻到海的味道。那浩渺如烟的芦苇在遥远的天际和天空融汇成一片苍茫,好像已经生长到了天上。

很久以前,落潮湾深处的深湾里,住着-位美丽的红鱼姑娘,她护佑人们的故事至今还在当地广为流传。

落潮湾是海水退后形成的几万亩天然湿地,除茂盛芦苇、黄蓿和其它杂草外,就是大小不等、深浅不一的沼泽。 雨水丰沛时,积上游淡水经双龙河入湾,下游与海水相连,淡水、海水在此交汇,成了鱼虾蟹的繁衍“ 圣地”。

那是在明万历八年间,李姓、孙姓、郑姓先祖移居此地,为官家立灶熬盐,以三、两户为点,古称“七十二面灶”。人们终日奔波只为求食,却仍食不果腹。

李村东头老李家有仨挨肩的儿子,以熬盐和捕渔为生,待人老实厚道,由于兄弟仨吃苦能干,日子过得比较殷实。

话说那一年,从春汛到末伏滴雨未下,旱地庄稼全部枯死,小河池塘也干枯了,人们除啃树皮挖草根充饥外,只好在深河近海捕捞点小鱼小虾度日。虽有“地梨、黄蓿、马绊草”盐碱滩“三种宝”可以添补缺食,但各村也饿死了许多人。

一天,兄弟仨个为连续几天没捕到鱼正在发愁,一边收拾渔网-边商量着到什么地方捕鱼的事。 这时,从门前芦苇丛中走出-个面黄肌瘦的白胡子老头,他有气无力地哀求说:“ 行行好, 行行好,给我口吃的吧!”

兄弟仨个的老爸老妈面慈心善,叹着气说:“ 赶上了饥年灾月,我们家也断了粮。今儿早上,刚给儿子们做了几个秫米糠黄蓿菜饽饽,你要是不嫌弃,就去吃吧。”

白胡子老头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他抹着嘴说:“ -家子都是好人,好人有好报。”说完他走了。

兄弟仨个干完活儿端起碗刚想吃饭,从门外进来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姑娘,她眼盯着兄弟仨个手中的菜饽饽,一边咽唾沫一边掉眼泪,老爸老妈于心不忍,说:“饿了吧姑娘,你别害羞,快吃吧!”

小姑娘带着哭腔说:“爷爷奶奶心真善。 唉,我爸妈这段日子饿病了, 一连好几天水米没进呀,可家家都-样, 都没有吃得喝得, 我真不好开口呀。

兄弟仨个听后饭吃不下了, -商量, 干脆把准备捕渔带的菜饽饽分出多-半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千恩万谢走了。

兄弟仨个背上收拾好的网具,直奔十八里外的双龙河下游。 下了一天网, 扎了-天苇箔,就是没捕到鱼。 天黑时, 他们连饿带累垂头丧气的回家了。

说来也怪, 兄弟仨个挨着三天三夜什么也没捕到。 饥荒还在继续, 他们家中因没鱼虾换粮, 也快断顿了。

兄弟仨个商量, 要去落潮湾最深的湾里捕鱼。 老大有点迟疑, 说:“ 那个地方没人敢去过, 加上芦苇泊深路又不熟, 怕是不好办。”

老二说:“也是, 要迷路了,连家也回不来。”

老三年轻气盛, 说:“那也比饿死强。”

老大老二看着老三笑了, 说:“也对。”

天还没亮, 兄弟仨个带上准备好的网具, 向着落潮湾最深处走去。

落潮湾中的最深湾受大旱影响,尽管水面比以往少了三分之一, 但这里的海水鱼、淡水鱼及虾、蟹因常年没人捕捞,还是比任何一个地方多。

鱼虾蟹多, 而且又肥又大,赶紧下网围箔,兄弟仨个越干越来神, 不知不觉干到了天黑。

兄弟仨个把网和箔换了个地方,重新布好, 每个人挑着一百多斤鱼虾蟹,从芦苇荡中穿行回家。

天黑路不熟, 兄弟仨个竞然真得迷了路。 老三放下挑子, 擦着汗说:“不对不对。 我记得咱哥仨从这儿走了三圈。”

老大老二也说不对。

半夜时分,正当兄弟仨个发愁时,只见对面走过来-个拿灯笼的小姑娘, 她说:“跟我走吧。”

小姑娘把兄弟仨个带出了芦苇荡。

笫二天, 兄弟仨个又早早来到深湾下网。 由于不知水况, 老二-下陷入淤泥中, 而且越陷越深, 老大老三赶忙相救, 也被淤泥陷住不能自拔。

这时, -个穿红衣的小姑娘出现了, 她轻舞衣袖,兄弟仨个终于脱离险境。

落潮湾的天然饵食和丛密的蓿田苇荡,也为各类野生动物提供了繁生的环境。

笫三天, 兄弟仨个趁天亮各自挑着一百多斤鱼虾蟹回家, 经过一个大坨地时, 被-群豺狗围住, 情况十分危险。 忽然, 一个白胡子老头带一位红衣小姑娘出现了, 赶走了豺狗。

兄弟仨个此时才明白, 三次危难全是两位讨饭的“贵人”相助。

原来, 白胡子老头和红衣小姑娘是落潮湾最深湾的鱼神。

经过这几件事后,兄弟仨个把白胡子老头和红衣小姑娘相助的事传播开来,因为有鱼神保佑,所以更多的人才敢深入到落潮湾最深处打渔摸蟹,使这片百里土地上的人们度过了灾荒年。


 文作者李连君


未经本平台及作者许可严禁转载、抄袭!违者必究!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