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老人与乌龟

墨禾手绘 2020-06-26 12:16:10


老人坐在大树下,一把破旧的摇椅摇摇宛如他自己一样。他半眯着眼睛,感受风吹在身上,生命律动的感觉。

“嘿,好久不见。”乌龟从水里爬出来,露出半个身子。

老人微微转头,睁开眼睛,“一只乌龟。”老人自言自语。

“你难道不记得我了?”乌龟问。

“我认识你吗?”

“我还以为,你会认得我呢,因为······我也不记得我认不认识你了。”

老人呵呵笑了,白花花的胡子抖得厉害。

“虽然我也没活多少年,可脑子已经不大好使了,我记不起你是谁,但总觉得我们见过一样。”

“您说不定活了很大岁数,我们见过也不一定。”

“我以前呆在鱼缸里被人养过,后来被放到了这里······你一直住在这?”

“在这住了十几年,长大后离了家,现在又搬回来了。这么说来,咱们还真可能是老相识。”

乌龟伸了伸脑袋,表示赞同。

“可能我小时候用鱼缸养过你,我记不大清了。有段时间我养了很多小动物,等妈妈嫌弃了,我就得把他们······放了。”

“你在这呆了多久了?”老人又问。

“我对时间已经麻木了,昨天,去年,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老人笑了,点点头,“我们大概一样。”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个小男孩,爱穿红衣服,嚷着要当消防员。”

老人又笑了,神色恍惚,仿佛在回忆自己想当消防员的时候,“是有那么一段时间。”

“怎么样,愿望实现了吗?”

“你可能不大清楚,消防员赚不了多少钱又很辛苦,稍长大点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梦想。”

“哦,原来是这样。”乌龟沉默了一阵又问:“后来又养过其他宠物?”

“就像刚才说的,有一阵子养过很多,什么小兔、小鸟、小鸡呀,你大概也是在那段时间养过的,后来长大一点了,能够照顾他们了,反倒没有那个耐心了,所以再没养过了。”

“哦,原来如此。”乌龟慢吞吞的说。

“但是没想到,还能再遇见自己养过的宠物,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哦,宠物嘛,我们乌龟倒是常把人类当成是我们的宠物。”乌龟小声呢喃道。

“你说什么?”老人眯起眼睛问。

“没什么。能和你说上几句话我很开心,我在这河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大有人能陪我聊会天。很是无聊呢。”

“这样的话,我反正也很闲,以后经常来陪你聊聊天可好?”

“再好不过了。”

“那今天就聊到这吧,我也差不多该回去吃饭了。”

“那就明天见啦,如果方便的话,下次来时给我带点肉可好,在这河里好久没尝到肉的滋味了。”

“好的,明天一定记得给你带来。”



第二天,乌龟从河里爬上来,果然老人已经坐在摇椅上出神了。

“嘿!”乌龟吆喝一声,老人回过神,“你来啦。”说着拾起手边的肉扔给了乌龟,“尝尝我给你带的肉,味道怎么样。”

乌龟慢吞吞的嚼着肉,嚼了好一会才得空说道:“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如果方便,以后也请经常给我带一些。”

“可以可以,如果我有肉吃,一定给你捎一块。”

“在家没事干?一直坐在这没关系?”乌龟问道。

“不碍事,在家也是闲着,我已经退休了,没什么事情可做。”

“没点兴趣爱好什么的?”

“现在眼睛也花了,腿脚也不利索了,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来,除了坐着,不知道再做什么了。”

“坐着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这······”老人陷入了思索,“要说在想什么,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刚看的新闻或者晚饭吃什么。”

“不回忆过去?”

“过去?”老人沉默了一下,“不是没想过,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要不是你昨天提到我小时候,我压根记不起来。”

“那暂时也没什么计划安排喽。”

“完全没有。年轻的时候倒是喜欢做计划,经常做计划,每完成一个目标心里就洋洋得意。但现在,完全找不到目标了。”

“哦,这样啊。今天中午吃了什么饭?”

“吃了肉,还有刚摘的新鲜蔬菜,现在上了年纪,饮食也要多注意,甜的东西再不敢吃了。”

“哦。”乌龟点点头,“晚饭准备了什么?”

“中午和老伴说了想吃鱼,大概会吃鱼吧。”

“哦。”乌龟又点点头。老人和乌龟都陷入了人沉默。当乌龟再抬起头的时候,老人已经睡着了,发出微微的鼾声。

就这样,老人以后每天都到河边来和乌龟聊上几句。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老人突然不来了。乌龟还是在老时间趴在河岸上等着老人,一连等了几天都不见老人便也放弃了,不大经常到河岸上来了。

一天,乌龟心血来潮爬到岸上来,见岸边摇椅上坐着一个老人,十分高兴的上前打招呼:“嘿,好久不见!”

老人微微转头,一脸疑惑的说:“我认识你吗?”

“你难道不记得我了?”

老人摇摇头,“我不认识一只乌龟。”

“我还以为你会认得我呢。因为我总觉得我们见过一样。”乌龟接着说:“我以前被人用鱼缸养过,后来被放到了这里。”

“哦,这样说的话,我小时候倒是养过乌龟。”老人恍然大悟。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