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

和一百条蛇同居是怎样的体验?

神马都扒 2020-07-31 13:24:50


我叫三文鱼,喜欢养冷血动物作为宠物,尤其是蛇,曾经家里有一百多条不同品种的宠物蛇。也许听到养蛇很多人第一直观感受是恐惧和不解。不过于我,这种没有任何情感反馈的动物反而让我得到了满足感,一种不会过分亲密但又与其朝夕相处的满足感。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在一家相对严谨的公司工作,平时的身份是一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并不觉得养蛇这件事需要对人隐瞒,不过我的同事们刚知道我养蛇的时候确实很惊讶,在他们心中,刺猬、狐狸、黄鼠狼与蛇属于四大仙,断不能轻易招惹,有些人一听到蛇的名字,都误以为是有毒的,更何况我的家里到处都是蛇,于是大家都会对我这种爱好敬畏三分。




这是我出租屋的其中一间,用来做自己的卧室。提起养蛇,可能和我浙江农村的出身有关,记忆里,自己和爱养家禽的外婆一样,从小便尝试饲养很多城市里并不常见作为宠物的动物。家人刚得知我养蛇的时候反对的,但除了上班,我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慢慢地他们也就理解我了。





在我家里,有两面墙用来摆放放蛇的抽屉,每个抽屉里都住着一条蛇。每天下班后我会一个个抽屉拉开查看它们的状况。养了一百多条蛇,我虽然记得他们每一条,但我并不会给它们起名字。平时我会一个个抽屉耐心查看蛇的吃食和排泄状况,遇到问题便浏览饲养网站, 有时候甚至会发邮件过去问关于蛇饲养的问题,近乎疯狂。




2012年,我养了自己的第一条蛇,品种是白化纳尔逊,后来它趁我不注意就跑掉了。蛇有各种脾气,刚开始养蛇的时候我也会害怕,于是我选择从小蛇开始养,后来渐渐习惯了这种和蛇相处的感觉。大蛇我也养过,几年前我有一只红尾蚺,能长到十多斤、两米多长,后来得知当时它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便把它送给了有饲养证的人喂养。



蛇的寿命有十多年,但对于生存环境的要求极高。它们生存的温度、湿度,需要怎样独立的小环境,包括吃食情况,都需要我一一把关。遇到类似寄生虫或者肠胃病的情况更需要养蛇人有充分的经验。我就曾经养死过一条蛇,当时它奄奄一息,最让我难过的是,面对它我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




这是我用冰柜存放的冻鼠——蛇的饲料。这样的饲料一般都只能依赖网络和快递的途径获取,这也是为什么养蛇的人相对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原因。




一年中我最期待的时候,就是蛇繁殖的时候。那些破蛋而出的小蛇,会有很多意外的花色。用手电筒贴住蛋壳照射,可以看到它们即将破壳而出的身影。在用上百块买来的孵化箱中,我只需要设定温度,然后把蛋放进去即可。等待的过程最让人亢奋。但这时候千万不能停电,否则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蛇,品种属玉米蛇,被称为火焰。这类型蛇变异基因相对比较丰富,可能孵出来的花色品种多,这也就意味着我会在孵化过程收获更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些观赏宠物蛇基本无毒,如果不小心被咬了,清洗和涂药就可以解决,也并不会中毒。当我自己被咬的时候,心里会想:“哇,你还敢咬主人?饿两天吧!”



像我这样喜欢养爬行动物的人会互相称作“爬友”,我们有自己的圈子,也有着一些“暗语”。我喜欢吃三文鱼,所以这个名字就是在爬友间才流传开来的。我所在的养蛇的圈子里,白领相对少一些,学生比较多。不过我觉得最后能坚持下来的人都是真正喜欢蛇的人,其他人多是以赚钱为目的的。



我从小就喜欢动物,也从小就开始养一些比较不常见的宠物。记得1995年的时候,我十岁,家里就有300只鸽子了。我小时候就养过水鸟、猫头鹰、野兔、甲鱼之类的动物,直到2007年底,我养了自己的第一只冷血动物——小捕鸟蛛,于是我就从蜘蛛养到蝎子,从蝎子养到蜥蜴。




蛇很安静,不像猫、狗之类的宠物,但蛇与人还是有交流的,比如它对生人就有感知,对我就很熟悉。我喜欢养蛇,是因为能感觉到我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它无声地在我身边,但我又知道我们之间一定有一些联系。



生活中我还有许多其他的爱好,业余时间我会和朋友去徒步、野营、钓鱼,或者一起聚餐和烧烤。养蛇给了我很多时间上的自由,我可以在任何时间回去照顾他们。




自从养了蛇之后,我的性格也跟着改变了许多。我慢慢了解到,对待一个生命需要更多的耐心与温柔。现在不论对待任何动物或是人,我都会提前了解,再慢慢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接近他们。



- END -




REVIEW | 往期回顾

往期精选|艾玛,大开眼界,原来深海里的鱼长这样子!?






Copyright © 香港水产病害研究联盟@2017